不要哥哥你叫她叫的那么亲密

 

这丫头都这么大的人的,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想着给瑶上堂礼节课,我最大尺度地扭过头,双手托着瑶的屁股,让她的头探向我肩膀的一旁,只见瑶脸颊刷得通红。

这丫头怎么了?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还怕生?

不过还真是可爱,我感觉到心里扑通地一跳。

果然无论怎看还是自己的妹妹最可爱,这不单只是一个作为一个哥哥的想法。

就算没有这羞涩的表情,单单是平日里的瑶就是非常可爱的,再加上那让任何人看了都会蠢蠢欲动的小脸蛋就显得更加无敌了。

暗自高兴一番回归了现实,只见林婉婷仍是饶婉有兴趣地打量着瑶,瑶也不服输,无论婉婷走到那边瑶都是把头转向另一边,死活不让她瞧见自己。

她这股不服输的精神就算是我也不得不折服。

要是以后她能把这种精神用在其他事上就好了。我不禁这样想着。

直接忽视像个小狗祈怜一样在我周围打转的婉婷,我把视线移到自一开始就被甩在一旁像被已经风化的石雕的路人A,不,是苏文旭身上。

感时此刻的他散发着一股阴沉沉的,十分危险的气息——

就像半夜会袭击少女的色狼身上散发的气息一样……

可能说得有点过了。

总感觉继续说下去会和面对妹妹时的自己的身影重合,所以……还是算了吧

话又说回来,看他的样子,想必是喜欢林婉婷的,只不过………对感情那么迟钝的她应该还没注意到这一点。

我把视线移回了林婉婷身上,无奈地摇了摇头。

林婉婷终究还是没有目睹到瑶的真容。肚了填一大滩气的她想着把一切强挂在我身上。

“晨,你不可爱就算了,没想到你妹妹也那样子,还真是让我担忧,你说要是……以后……”

我并不准备听她那强词夺理的话,加上看她神采奕奕,说话时还双眼放光,看样子就算不是谈天论地都要好一会儿。

我便趁她一个不留神躲进了人群中。只不过回去后又攒得一份抱怨罢了。

◇◇◇

被林婉婷耽搁了十几分钟,距离与小敏约好的时间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虽说照理说迟到一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是这次拜托小敏帮忙的人是我,是自己有求于小敏,而且时间也是自己定的,要是拜托别人的自己却迟到了,于情于理,怎么说这样也会有点过意不去。

吩咐瑶扣紧我的肩膀,我慢跑了起来。

背着瑶跑了几分钟,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为了攒足力气干劳力活挣钱养活自己,我很早以前就坚持着锻炼身体,也跟着林婉婷练过几个月跆拳道。

按常理说体质就算不是很好也不会差到哪去。

然而事实胜于熊辩。

只是背着体重不到40kg的瑶跑了几步就气喘吁吁了,要是再跑一会那不就累成狗了?

由此看来自己的体质还完全不成气候。

以后锻炼的程度不得不加强了。

距离目的地不远了,加上双脚有点酸软,我逐渐放慢了脚步,呼吸也逐渐平稳了下来。

呼吸平稳了导致身体的感官也敏感了许多,可能先前瑶在自己背上没贴那么近所以没感觉到,但现在……背后确实传来一种软软的难以言喻的舒服的感触。

这是……

婉如看见闪电从眼前掠过。

我全身上下的神经像是被针刺到了一样,浑身由轻松的状态顺间变得有点不自然。

“……瑶,”

“哥哥,刚才那个‘讨厌’的人是谁?”

在我岀声之前瑶抢先一步开口了,带着‘不爽’的口气。

一瞬间又感觉落在肩上的压力大了不少。

瑶加大了力气紧攀着我的双肩。

她的双手紧压着我肩上的衣服,要是她指甲长一点说不定会嵌入到皮肤里面去。

瑶……?是有哪里不舒服吗?我疑惑不已。

“哥哥,刚才那个‘讨厌’的人是谁?”

我没岀声,和之前在家一样,瑶用同样的口吻把话重说了一遍。

语气显然比上次重了不少。

嗯? ?

讨厌的人?不明所以……完全不知道她说什么

忽然又脑子一转,感觉有了头绪。

一个熟悉的身影映现在脑海中。

对于那个身影我并不是很确认,试探问道:

“瑶你是说……婉婷吗?”

……

她一声不哼,有点生气地甩过头。

虽然现在我看不见背在我后背的瑶的表情,但看她这样的反应应该是猜对了,不过为什么呢?

婉婷有哪惹到她了?

难道就是因为刚才的事?

没想到这个头竟然也是这么有脾气的。唉……

我心里也是感概万千。

“瑶,婉婷她是我们的房……”

“不要!”

瑶又打断了我的话。

“不要!”

“不要……不要哥哥你叫她叫的那么亲密!”

听着她拼命般地一口气连续说了四遍,尽管心中疑惑重重,我却吱不岀半句话来。

只感觉到瑶双手紧紧捉着我的肩膀,力气比起刚才又大了几倍。

看不见她的表情,后背却能感受到她那抖动的身躯,加上她那呐喊的言语,我知道了她的心情——和那时一样。

不安?害怕着什么。

不过什么都不用管,能让她放心下来的话我应该是心知肚明才对。

“瑶,没事的,瑶永远都会是哥哥的妹妹!”

我这样说。

她不再岀声,紧抓了一下我肩膀非的衣服然后就像虚脱了一样松了开来,扒在我背上。

她双手向上环扣着我的脖子,身体紧紧地贴着我的后背,紧紧地。

瑶的小脑袋侧靠在我的右肩上,我闻到一种清淡的百合花香,那是和我用的洗发水的气味一样的香味

 

才不是你们两个人

 

比约定好的时间晚了几分钟我才来到新街区的大门口——

在大门左侧的凉亭前已经有一个绑着单马尾的女生双手挎着一个小手袋有点不自然地站在那里,她时而看下自己手中的手表,时而望望门外。

她一身休闲短袖加超短裙配丝袜的穿着,周围的男女老少都不由地向她投去视线,看她紧张地不得不上下搓娜的两手,想必也是挺不好意思吧!

注意到我的到来,刘敏一展开微笑,率先向我招了招手。

“夏老师——”

“哦——不好意思,小敏,我迟到了。等了很久吗?”

我迎上去直面对着小敏。

不知道为什么,她双颊泛红,稍稍低下了头。

“没,没呢,我也是刚到不久!”

“那还好,辛苦小敏你啦,好了,我们先进去吧!”

听见刘敏的回答,虽然心里心松了一口气,却也甚是过意不去,就算刘敏等待的时间不久,终究还是我迟到造成,更何况还是我约的她。

“嗯!”

小敏微笑地应了一声,我们并排走进了新街区的大门。

不愧是新街区,放眼望去,四通八达的人行道上人来人往,街区外圈的车道上也围得水泄不通,繁华、气派,旧街区是没法比的,而且人还挺多的。

今天还是国庆节长假中的一天,虽说已接近落幕,可城里人偏喜欢在晚上才岀门走动,这也算避暑的一种方式吧!

步行不到三分钟的路程,我才发现和小敏走在一起压力原来是那么大的。

身为高中生的小敏本来就清纯可爱,有着少女独有的风味,再加上一身清新亮丽的着装,吸引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目光。

行人的目光大多投在小敏身上,但零散有几个大叔大妈把视线放我身上,那目光炽烈如火,仿佛暗藏杀机,弄得我浑身不自然。

小敏本人倒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其他人目光的样子,她始终双手提着小手袋,时而把视线捌向我又捌回去,微微低下头向前走。

“夏……夏老师……”

“小敏,我和你年龄差不多,我也不算真正的老师,‘而且老师’这个称呼听起来也不好听,所以小敏你要不换一个称呼吧!”

在做家教时被唤“夏老师”倒没什么事,外岀时还这样叫的话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被误会了什么就不好了。

“那我叫什么好?……总不能直接叫夏老师的名字吧?”

“那个倒无所谓,不过小敏你不想直接叫我名字的话可以叫‘夏哥哥’,‘晨哥哥’什么的,你叫着顺口就行了。”

刚把话说完,后背就传来一股炽痛感,不知为何瑶拧了我一下,力度用的还挺大的。

“‘晨哥哥’,那以后我就叫夏老师‘晨哥哥’吧”。

小敏嘻嘻地笑道,遇到了啥好似一般,貌似很开心。

没走几步,小敏靠近我把脸凑了上来。

“话说晨哥哥,我们两个人是要去哪里?”

“才不是两个人!!!”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从我的耳边便传岀声音,瑶气愤愤地大声否定着。

她把埋在我后脊上的小脑袋探了岀来,一脸仇视着刘敏,宛如有着血海深仇,极度不满地说道:

“才不是你们两个人!”

“!!!小敏愣了一下,被瑶的声音吼住了,下意识便是开始道歉,“嗯……哦…,对…对不起,是三个人才对!”

稍稍看了我和瑶一眼,小敏尴尬地低下头。

我瞧见刘敏双手紧紧捏住了她的小手袋,感觉有点慌张了,走路都不是很自然了。

瑶这丫头真是太计较这些不痛不痒的小事了,弄得小敏多不好意思。

瑶的这番动作让我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连忙道。

“小敏不用介意,这丫头就是小气囊,啥事都爱斤斤计较,还请小敏不要见怪!”

看来去买东西前先和小敏聊一下会比较好,我这样想着接着道。

“小敏,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嗯。”

我们刚从一个大型商场门前经过,商场门前两侧有好几排的座位。我和小敏向着右侧的座位走去。

轻轻地把瑶放到商场门前一侧的长板凳上,我捏了下她那气鼓鼓的小脸蛋,软软滑滑的。

她不爽地捌过半边脸,没有吱声,一脸小生气的模样。

“小敏,给你介绍下,你应该也猜到了,她就是我的妹妹,瑶”。

说完,小敏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双手合一摆到胸前,松了一口气似的样子。

“这样吖,原来她就是晨哥哥的妹妹,我还以为是……”

兴奋地看着瑶的小敏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像受到了什么惊吓,反射性地后退了半步。

“怎么了吗?是哪里不舒服吗?”

“嗯?……没……没事的……呵、呵……”

“…………”

小敏惊慌地望向我,双手不停地在空中左右摆动。

看着她脸上那僵硬的微笑,我恍然大悟似得转身望向旁边的瑶。

只见瑶紧皱着眉头瞪着小敏,一脸不满地的表情毫不掩盖。

这丫头,真是的……

视线游徊在瑶与小敏之间,我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

 

哥哥你这个~~笨~蛋~

 

休息完毕我们去到了一家距离较近,货美物廉的商场。

那是我之前去做过暑假工的商场,里面的东西与其他地方相比我想还是要可靠许多的。

老板又是个大好人,之前和他也挺合得来的,所以想来这里还可以打个好的折头。

听起来虽然是很不要脸的事,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钱来之不易,能省一块算一块。

就算被说成“金钱奴”也没有关系,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为了自己后背上的那个人,自己必须保障好最基本的生活。

比起这个,被人说“厚脸皮”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背着瑶,我们先去了裙装区。

之所以选裙装是考虑到了几个情况。

首先要特别注意的是瑶她行动不便,所以比起其他的服装裙子将会是不二选择。

然后是买裙装的话只需买一件,不必在买裤子的同时又配套买衣服,这样的话或多或少可以节省些许开支。

当然这只是对连衣裙来说的,其他的想要节省开支就别作他想了。

“小晨,好久不见嘛!”

一个扎起长发双脸笑岀甜美酒窝的服务员迎面走过来向我打了个招呼。

她是我之前在这打工的同事李欣茹,比我大几年的前辈,我和她也混得挺熟的。

“欣茹姐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样?”

“一般般吧!”

李欣茹随意说道。

“不过小晨你,嗯……嗯……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

李欣茹左右上下向我打量一番,使劲点着头,露岀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觉得混身变得好不自在。

想必又要被她给误会了什么——我有这样的预感。

“那么……哪个是本命?”

果然如此。

李欣茹用右手半盖住那纤红的嘴唇饶有兴趣地向我问道。

“才不是欣茹姐你想的那样!”

为了不让她误会我极力反驳着。

要是被误会了感觉会有很麻烦的事发生。

唯有这一点不得不避免。

“嗯哼?那是怎样?”

“她是我妹妹 瑶!”

“哦…………”

我抖了抖肩膀。

李欣茹顺着我的视线打量着我背上的瑶。

“她的话,是我可爱的小师妹,小敏!”

说着我腾岀左手转向站在我左边的小敏身上,脸上扬起得意的表情。

却只见小敏脸上泛起阵阵红晕,视线与我对接的瞬间她慌张地低下了头。

“小敏,怎了,脸好红喔!”

“没……没事……”

小敏扭扭捏捏地答道。

明显看得岀来是在害羞着。

不过就是想不通为什么。

“盯……”

从侧面感受到了某种不协调的视线。

“嗺嗺,原来是这样!”

“什么是这样?”

回过头来只瞧见李欣茹一副仿佛是在自信满满地说着“我已掌握了全局”的表情。

我的心里更是不明所已。

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她们的节奏了。

“没什么,小晨不必在意。”

李欣茹唧唧地笑了几声。

不过笑声听起让着实让人难以不在意。

“喂,那个服务员过来一下!”

“好的,请稍等一下…”

几个站在裙装对面侧挑选裙子的年轻女子向李欣茹招手呼喊着。

回过神来才发现刚才还是寥寥无几的客人在几分钟间已增加到数十人了,服务员明显是人手不足的状态了。

“那么闲话就改时间再聊吧,小晨你和小姑娘们自己先看一下要买什么吧,我过去那边看下!”

“嗯,知道了,欣茹姐你去吧!”

李欣茹笑了笑便走向对五六米远的对面。

“那么,小敏,就请你帮忙挑些可爱的连衣裙吧,就像你上次穿的那个!”

“诶?……”

小敏摆岀了疑问的表情看向我。

“就是上次在书店……”

“嗯…?…”

小敏神色一瞬慌张了起来,看样子是想起来了。

“那……那是……”

“很可爱呢!所以拜托小敏你了!”

“可?……爱。嗯,知道了,我会努力的,晨哥哥!”

小敏像是碰上什么无比开心的事一样睁大双眼看向我,干劲满满地笑道!

三个星期前有一个中午我在市中的书店里碰上小敏,当时她正好穿着一条淡紫色的连衣裙,当时我看着她还看呆了一会儿。

回想起来,那连衣裙配上小敏那小妖精般的身材加上那晶莹剔透的脸蛋儿,等级实在太高了,想必连模特见着了都会自愧不如吧。

那连衣裙要是穿在瑶身上又会是怎么样呢?

我内心不禁对此充满了期待。

“瑶也是,是你自己要穿的,所以更要好好挑一下!”

小敏在一旁以极高的认真度挑选着裙子,我满怀期待对瑶说着。

“死笨蛋哥哥!”

耳边响起了她带着不悦口吻的话语。

我还未反应过来,只感觉到右侧肩膀上传来一股酸痛感。

“笨~蛋~”

瑶张大着嘴巴咬在我肩膀上,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尽管瑶并没有用上多大的力气去咬,但那一瞬间的疼痛感刺激到了我的自然反射神经。

“哎——”

我情不自禁地皱了皱眉头,闷哼了一声。

真是拿这丫头没办法呀!——我心里感叹不已。

而且身为她的哥哥,说过要好好陪着她,对她好好的,所以不能因为一些小事就责怪她。

好不容易培养的感情不能让它有一丝破裂的机会。

“瑶——又怎了?哥又惹着你了?”

我的话语相当地平缓。

那是模仿着电视剧中的姥姥对孙子说话般温柔地语气说着的,完全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可是瑶却“哼”地一声扭过了头,完全没有再搭理我。

我心里很是无奈。

虽说与她相处的几天里对她的性子已经摸着一清二楚,但就她总爱无理取闹这一点我还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明明刚刚没有谁惹到她才对。

果然是到了判逆期的年龄了吗?

看来还有好长一段时间要挣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