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

我好像听到了很不得了的话,不会是我听错了吧?

嗯,一定是这样的,再怎么说瑶也不会说那样的话。

可正当我沉浸在不尽的自我肯定之时,瑶再一次开口了。

“哥哥身上有女人的气味!”

她用同样的口吻把先前的话语重复了一遍,脸上却依旧是毫无表情。

我的那一份自我肯定不攻自破了。

……大概是我做了什么事让她生气了吧。可到底是什么呢?

是因为把她一个人留在家?

还是说是因为刚才抱了她一下?

还是???

……

唉……完全不明白,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确确实实生气了。

……嗯,该怎么办好呢?

“瑶,哥惹你生气了??”

亲爱的妹妹啊,拜托了,请不要这样,你这一副冰雕一样的表情,哥哥都不知说些什么好了。

“瑶???”

也许是我那份深沉的期待传到了瑶的心里,瑶终于有了一些回应。

“不,完全没有,一丁点也没有。生你的气什么的,我才没那个空闲!”

……这明显……是完全生气了,还真是不坦城呢!

“到哪里去了?”

瑶没有在意我的反应,接着问道。

“什么到哪里去了?”

我话音刚落,瑶便以老鹰看小鸡般锐利的目光盯着我。明亮的眼眸上微微蹙起了眉头。

哥不是在装傻,是真的没能理解你在说什么,所以别这样盯着我,说明白一点就行了。

“所以说……哥~哥身上有女人的气味,到哪里去了!”

“到哪里去了?今早不是说过了吗?”

——哥要去打工了,瑶在家里好好呆着,哥会尽快回来的——

确实,岀门前,我有这样说过,还特意嘱咐瑶看好家!

“所……以……,哥哥这个笨蛋!”

“笨……蛋?”

好过分的说法!

“我是问‘哥哥去哪里打工了’!”

“哦~原来你说这个啊!”

明白了瑶的初衷,我会心地感叹着。

只是——

果然还是会在意呢,自己哥哥的工作。

想想也是,现在这个缤纷多扰的世界看似和平宁静,实际上处处充满危机。对于相依为命的我们来说,担心彼此也纯属自然。

妹妹担心自己,没有什么能比这样的事更开心的了。

但是,在这之前,让“妹妹担心”这一状况岀现,作为一个哥哥也算是失格了。

所以,我不能让瑶为我担心——因为,我是她哥哥!

“不用担心,哥哥的工作只是去给别人辅导学习,是件难得轻松的工作!”

与以往干过的那些体力活相比,家庭教师这一份工作简直是再也轻松不过了。

面对我的回答,瑶呢喃着什么点了点头,然后捌过半边脸,满不在乎似地说道:

“那,那对象是?……性别之类的。”

“对象?哦……是说辅导的对象吗?是个女孩子呢,年龄和你差不多吧!”

“这样吗?是吗?果然是这样子啊!”

瑶似乎确认了什么似的叹了一口气,瞬间就皱起了眉头。用一如既往的那种冰冷而又无情的声音向我说道。

“最差劲了!”

“把妹妹扔在家里,自己却跑去找别的女人风花雪月的哥哥,真是最差劲了!”

“啊哈?”

这是什么跟什么?

虽然听着瑶的语气让我觉得脊梁都在发冷,但现在并不是顾虑这一点的时候。

“这是误会!”

真心是误会!

“风花雪月什么的……哥哥只是去辅导她学习而已!”

—-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是的,断然什么都没有。

我极力为自己的清白辩证着。

但我这样的反驳却起了反作用,更引起了瑶的不满。她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副表情,但明显可以感觉到她的怒气在外泄,而且已经到了临界点,可能不用多久就会完全爆发了。

“真的是差劲透顶了!”

瑶闷哼了一声,眼里氤氲着一种蔑视的神色。那大概是装满了对我的不满的结晶。

“对自己做过的事不敢承认,还打着辅导别人学习的晃子来骗自己妹妹的哥哥什么的,我最讨厌了!”

……

“……最…最……讨…厌…”

“我最讨厌了!”一句话深深烙在了我心坎里,婉如一矢冰箭, 重重刺穿在我心上,痛不欲言。

这是无理取闹吧?绝对任性的无理取闹吧?

为什么身为哥哥的我那么辛苦去工作,回到家里却还要被妹妹讨厌?

虽说当小敏的家教这份工作不辛苦,……还稍稍有点开心……只是,只是这也没必要……

嗯?不辛苦??

忽然间,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忐忑地望向瑶。

“瑶……难道……吃哥哥的醋了?”

砰!瑶双手撑着床椽,一记铁头功向我腹部袭过来,成功把我撞倒在地。

“痛、痛……”

手摸着腹部侧坐在地板上,我不禁闷哼了几声。

而让我想不到的是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瑶力气倒是像是小犀牛一样,撞很我小腹隐隐作痛。

瑶这丫头也真是的,做事完全不顾虑一下后果。明明行动不方便,要是一个不小心从床上摔下……,那可不是该闹着玩的事。

想着好好给妹妹说教一番,我带着责怪严肃的表情向她望去。

“真是胡闹,你不知道……”

“……”

话刚说到一半便,心里便被惊恐取缔了。大概是刚才用力过度了,瑶身体的重心倾向了床的外侧,然后……从床上摔了下来。

所以说当哥哥的就是这么费心!!!

来不及说半个字,我心里这样想着向前扑了上去,正好把瑶接到了怀里。

“都说了让你小心点,不然受伤了咋办?”

确认瑶没有受伤,我心松了一大截,就连先前的那一份责备的心思也完全消去了。

接着我轻轻抚摸着瑶的小脑袋,眼里是满载的疼惜。

兄妹依抱在一起,本想着这会是个和馨烂漫、任谁看了都会羡慕嫉妒恨的光景。可瑶却毫不留恋,一把推开我,嘟起嘴巴冷哼了几声说道:

“就算受伤也是你的错,谁让你说我吃……吃…你的……的醋!”

面对瑶吱吱唔唔的话语与那闹别扭似的表情,我打从心底升起一种认输的感觉。

虽然不想认错,事实上也没什么错需要去认,但,没办法呢,迁就妹妹是哥哥的职责,谁让我是这丫头的哥哥呢!

“是是,就当是哥哥的错”

“什么叫‘就当是哥哥的错呀’,明明就是你的错!”

总是纠结这些小事的瑶也真可爱!

是是,是我的错,这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