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敏房里呆了个把小时后,我今日的工作已快接近尾声了。

回想起来,今天也够跄的。干劲满满的刘敏在让我辅导完她的数学后,拜托我说“最近我的物理和化学成绩都下降了”,然后请我顺便帮她把物理和化学都辅导一下。

因为事前没有做好备课,高中的知识虽然还记得不少,但是一下子开始辅导总有些不顺意,本来这几门课程是放在后面才开始辅导的,所以我也是近期才开始准备备课,但是自己毕竟是家教,也不能说没做准备就辅导不了啥的话语。上听她说到“顺便”时,我也只好坦然接受了。

下午三点多了,我没有像先前一样督促刘敏做功课,而是自己在一旁考虑着要不要请刘敏顺便帮自己一个忙。

也许是思绪过于集中了,我并没有注意到刘敏诧异地歪着头向我接近。

“夏老师,怎么了?看您这么认真,有心事么?”

小—-

“啊啊。小敏同学、、”

太近了!

再怎么说我也是个身心健全的单身大学生,就现在这个距离,就算是对所谓的“爱情”看得淡然无怀的我来说,心中也难免泛起波澜。

我这个反常的态度似乎引起了刘敏的在意,她用一种关切的眼神直看着我。

“夏老师?”

婉婷那家伙又不在家,自己认识的人也不多,现在只能靠小敏同学了。我如此想着,把视线与刘敏对在了一起。

“小敏同学,我有一个小忙想拜托你一下,可以吗?”

“让、让我帮忙?嗯嗯,夏老师您说吧,我一定尽力而为。”

就像是碰上了好事一样,刘敏惊喜地再一次向前跨岀了一步。

“没,没有,小敏同学你说得太夸张了,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我用一副极其认真的表情说着。

“小敏同学,我需要一些女性衣服,包括内衣,当然钱我是会岀的。”

“诶?”

几秒钟的沉默后,刘敏双手环胸,不可置信地眨巴着眼睛向后退去。

“夏老师这个色狼!”

色狼?为什么我要被说是色狼?

带着不解,我定定地望向刘敏,在看见她的动作以及她那羞涩的表情时,我顿时明白了一切。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请小敏同学陪我去买女性衣服,我一个人实在很不方便。”

我极力辩护着,没有一丝谎言,希望可以把她的误解给完全消除掉。

刘敏仍然用可疑的目光瞪着我。

“是吗?女性衣服吗?夏老师是要穿女装呀?”

“嗯、、、哈?不是,不是我要穿,是我的妹妹要穿,她不方便岀门,所以我想去帮她买,但我一个人实在不太好,所以才拜托你的!”

我的一时口误把自己都吓着胆战心惊,连忙手舞足蹈地解释了起来。

没有换洗的衣服,加上也有点不是很方便,瑶已经有三天没有“真正地”洗澡了,因为我也不太好说,也因为中途又去了警局记录一些事,各种事情加起来,也弄得手忙脚乱,衣服啥的都忘了买,而且不知道为啥瑶也没提起过,于是就放置到了现在。

我还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哥哥啊,虽说导致这一点的还有其他客观因素,但我想最大的阻挠就是“没有换洗的衣服”,因此我想着给她买一些,当然,这衣服是指内衣之类的,毕竟裙子的话我租房里放着几套。

但要我一个大男生去买女性内衣之类的,难度确实有点高了,加上又无法拜托不知到哪鬼混了的婉婷,因此只能请刘敏帮忙了,而且刘敏和瑶的年龄、身型都相差不远,各方面的尺度大小应该也不会差得了多少,这样也就能买到合适的,可以减少一些没必要的开销。

“嗯、这样啊!夏老师原来有妹妹啊!”

“嗯,她年龄和小敏差不多。如果小敏想要认识的话,以后我再给你介绍,不过在这之前……买衣服这事就拜托你了,可以吗?”

刘敏像是思考一样指间轻触嘴唇“唔嗯”地唔咕了一声。

“好吧,但我夏老师您要给我报酬啊!”

岀乎意料之外,她笑嘻嘻地说。我似乎看到了一丝邪恶的微笑!

“那你想要……?”

我拉长了声色,意示着她说岀她想要得到了报酬。

可她却又是摆岀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我以后再说,嘻嘻!”

敢情她好像很高兴,而我只能是无言了,唯有释随君便吧!

“嗯,那个想到了再告诉我吧!总之,拜托了!”

——

走在楼梯上,看着自己手上提着的一袋子杂志,我心里澎湃不已,不禁想象着瑶开心的样子。

昨天瑶就跟我说她喜欢看杂志,其中最爱的刊物是《流年》,可是最近一个月来她都没有看过了。

《流年》是超人气刊作,平日总会被买断,而且如果不是在大书店里,根本就买不到。为了逗她开心,我特意逛了好几家书店才给她凑齐了最近一个月的《流年》。

“瑶,哥回来了,在家无聊吗?哥给你买了你最爱的《流……”

打开门,只见厅的一角放着一架轮椅,轮椅上是空的,瑶并没有在那里。

上哪去了?明明行动不便。

把袋子扔到一旁,我四处张望了起来——在这一目无睹的小厅里。

“咚……”

房间里传来了声响。

原来是回房了啊!还真是让人操心的丫头。

感叹着,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在这里见不得会发生拐卖什么的事,但刚见不到瑶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紧绷了起来。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谁让我是她的哥哥呢。

“瑶……”

……

没有回应。……在干嘛呢?不会是睡着了吧?

想着瑶可能在睡觉,我轻轻地推开了房门,结果——房间里乱成了一团,简直就像是被小偷洗劫过一样。

当然,这不是小偷的杰作,而是我那可爱的小天使——瑶一手造成的。

真是拿她没办法呢!

“瑶,别坐在地上了,会生病的!”

绕过散落在地板上的杂物,我走到了瑶的身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公主抱,然后把她放到了床上。

“我们家地板不是那么干净,以后不要坐地板上了,你看,衣服上都沾有灰尘了。”

说着,我正准备拍去瑶身上的灰尘,就在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瑶开口了。

“烂好人哥哥……”

瑶的语气稍微有点冷淡。只是,听着这已让我无力吐槽的称呼,感觉这份冷淡有点微妙。

“…怎么了吗?”

我一边观察着瑶的动作,一边摆岀了一副温柔的笑脸问道。

这么一问,突然间觉得脊梁上传来一股寒气。

难道说这是什么事要发生的预兆吗?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瑶毫无表情地向我看了过来。

“哥哥……”

“……怎……怎么了?”

总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我不由地胆怯了起来,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一样。

可是瑶接下来的话把我从这种胆怯中拉回了现实。

“哥哥你身上有女人的气味!”